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博客

自知者明,自胜者强;知人者智,知足者富。

 
 
 

日志

 
 
关于我

从风雨中走来,在坎坷中求索,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走南闖北执着做事,与人磊落柳暗花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兴坦欲淡,波澜不惊......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车家窝棚(追忆之三)  

2013-07-26 14:01:15|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九一年元旦晚会上郭达演的小品《换大米》让人们是开怀大笑,但是,绝大多数看小品的人也只是觉得有趣可笑而已。其实换大米的细节可不是想象虚构出来的,它是有真实的生活基础的,当年我就干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是换小米就是了。

    七十年代的黑龙江农村人们的主食就是小米饭和苞米面大饼子加土豆汤。那里的黑土地虽然肥沃,但是由于气候的原因,不适合种植小麦,而且小麦的产量非常低,一亩地最多能打二百来斤,因为是春小麦,生长期太短,用面粉蒸馒头和做面条还有些黏,故而生产队大面积只能选择种植产量相对高一些的大豆和苞米。所以一年到头人们吃面的时候非常少,一般早上都是土豆丝汤贴苞米面大饼子,中午是小米干饭,下午是苞米碴子。除非是家里来客人了、过年过节或者是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才能烙一顿油饼解解馋。我记得有一年割黄豆的时候,生产队长为了鼓励大家伙儿多割豆子,就想了一招,每天晚上收工的时候,按每个人一天所割黄豆的垄数(我记得大概是每垄半斤吧)发放麸子面,这样每天一个人都能领到几斤麸子面,就这也把大家乐得够呛,麸子面也是面,怎么也比小米饭苞米面大饼子好吃啊。

    后来屯子里的人听说南边农场职工每天都是大米白面的,也吃烦了,想吃点小米换换口味。于是,年轻人就三五成群地骑自行车驮着小米到四十多里以外的农垦五十四团(现在的克山农场)连队兑换面粉。大伙儿一到农场职工居住区就分开了,你去那一片儿,我在这一片儿,走在街上就像郭达那样的喊着:换小米了、谁家换新磨的好小米了......

    世界之大,啥人都有。走到哪里都有善良、好心肠的人,也有难缠、不讲理的人。我们带去的小米一般都是新磨的好小米,因为骑自行车驮着几十斤重的东西,跑四五十里地远的路程,累得够呛,到了那里,如果人家相不中你的米,费劲巴力地再驼回来就不划算了。到农场换面粉的时候,我们管人家大姐、大娘一声声地叫着,一个劲儿地套近乎,就是想尽快换完好赶路回家。有的一看小米不错,就不太计较,还和家里人说,这么远跑来不容易,拿好面粉给人家,称给够(到谁家就用谁家的称称),并且还主动告诉左邻右舍说这小米不错,鼓动大伙儿都来换。有一家的大嫂非常热情厚道,见我也挺实在的,嘱咐我说:大兄弟,两个月以后你多带些小米还来这里啊,我给你多联系几家,省得你跑冤枉路。对此,我自然是感谢不尽。有的女主人小心眼儿、爱占便宜,自以为是农场职工,瞧不起屯子来的人,所以就吹毛求疵故意挑剔,再不就是拿次粉给你,称上也占你便宜。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为了早点赶回去,只能吃哑巴亏,屯子人实在,吃点亏不算什么,只是以后再也不到这样的人家去兑换了。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看到郭达换大米的小品,,又勾起了我对当年换小米的情景的回忆。想到那时候过的艰难日子,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