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博客

自知者明,自胜者强;知人者智,知足者富。

 
 
 

日志

 
 
关于我

从风雨中走来,在坎坷中求索,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走南闖北执着做事,与人磊落柳暗花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兴坦欲淡,波澜不惊......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车家窝棚(追忆之一)  

2013-07-22 08:46:04|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回忆是一种透明的感动,我深有同感。那些逝去的日子和陈年往事就像一尾尾游鱼在记忆的湖里不停地游来游去,像是给自己提示着什么......

                                                                                  ——题记

    二零一一年七月,借应邀参加黑龙江老莱农场81届高中学生毕业三十周年聚会的机会,我回到了阔别三十四年的讷河市讷南镇光辉村的一个偏远乡屯——车家窝棚。这个居住着一千多口人的屯子,坐落在若干年前的老海底——一个叫老洋沟的北岸,是光辉大队六个自然屯中最大的屯子。屯子西边紧靠的是讷河县城通往黑龙江农垦五十四团——即现在的克山农场总部、直达克山县城的国道,交通还算方便。

    我在这个偏僻寂寥的屯子住了七年,七七年冬天恢复高考以后我考上了师范学校,七八年春天从这个屯子出去上学,毕业之后分配到外地教学,就离开了这个屯子。

    在这个屯子劳动、生活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虽然有不少的人和事让我心酸和无奈,虽然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但我还是对这个屯子充满了怀念,因为它毕竟是在我困难的时候让我落脚生存的地方啊。尤其是对那些好心帮助过我的人,至今我仍然是心存感激、念念不忘,这次回来,主要就是想看望他们、和他们叙叙旧,这也是我多年来的心愿。然而岁月流逝,时过境迁,虽然土地还是那片黑土地,老洋沟还是原来的老洋沟,但是人事已非,屯东、屯北边的老树趟不见了,许多熟悉、想见的人大多数已经作古,脚踏故地,触景生情,心里不免有些感慨不已。当我看到变化了的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屋、街道,还有至今让我为之垂涎的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大园子里长得郁郁葱葱的黄瓜豆角西红柿时,我的心情又为之一振,许许多多的往事浮现在眼前,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昔日的岁月....

    我是一九七零年春天闯关东的时候流落到这个屯子的。当时我姐姐在光辉大队卫生所当医生,她找了大队的几位领导说给我落户的事情,几经周折,后来就以吹喇叭的名义给我落了户。从此,每逢农村冬闲大队组织人们扭秧歌的时候,根本不会吹喇叭的我被赶着鸭子上架,无奈之下自己就硬着头皮鼓捣鼓捣真的就吹起了长这么大从未摸过的大喇叭。说起来东北的大秧歌,在全国也是出了名的,可是扭秧歌的时候,只有锣鼓响,没有喇叭声,就像戏台子上只有鼓点儿、没有胡琴伴奏一样,唱戏的人是怎样也打不起精神来、唱不好的。吹喇叭听起来就那么几个音,看似简单,其实是隔行如隔山,那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啊。因为我从来没有摸过这个玩意儿,一开始吹的是直声啦气,只能说是鼓秋出来点儿动静,不成调子,用人们的话说吹得还没有驴叫唤好听呢。但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不服输,我会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识简谱,不信就吹不好这破喇叭。所以我白天在生产队里干活,有空就去离屯子二里多地的老洋沟里练习“运气”、练习指法,吹累了,腮帮吹疼了,就回家琢磨收拾“叫叫”(东北方言),那才更是既细又慢的硬功夫那。慢慢地,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磨练,终于吹出秧歌调来了,并且越吹越熟练,直吹得扭秧歌的小青年大姑娘们一听见喇叭声就不由自主、浪不溜丢地翩翩起舞、想不卖力扭都不行,也算是给扭秧歌的队伍添了一景,从而我也成为附近十里八村当时最年轻的喇叭匠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