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博客

自知者明,自胜者强;知人者智,知足者富。

 
 
 

日志

 
 
关于我

从风雨中走来,在坎坷中求索,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走南闖北执着做事,与人磊落柳暗花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兴坦欲淡,波澜不惊......

网易考拉推荐

惊魂三梦  

2012-11-23 17:45:06|  分类: 痴人梦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茶闲聊,看到一位脸上紫青了一块,问其缘故,朋友说,没做好梦呗。大伙不解,朋友解释说,前天晚上做梦,我正在路上走着,有一个小人从后面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这不,昨天早上出门就让车给碰了一下,亏得只是有惊无险、并无大碍,说完我们几个都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梦的释义,自古以来就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众说纷纭、不一而同。据最新研究,梦的意义并没有我们通常认为的那么复杂,也没有隐喻特殊的含义。但是我们的古人相信,做梦总要有原因的。王符就曾说“夫奇异之梦,多有收而少无为者矣”认为做梦总有原因可寻。做梦的原因主要三:即物理因素,生理因素和心理因素。 从我国古代思想家和医学家的言论来看,感知、记忆、思虑、情感、性格都会影响梦的产生及梦的内容。但论述较多的是思虑、情感、性格对梦的影响。梦的色彩缤纷瑰丽,情节新奇扑朔,节奏迷离诡异,有的梦让人心花怒放,带来欢乐和希望,有的梦却让人失魂落魄,陷入惆怅和迷惘。那么,它到底有没有神奇的预兆呢?朋友这一说,正好触动了我对梦的回忆。

    一、噩梦

    我六岁的时候,有一天和几个小朋友在村里一池塘边玩耍,玩得兴趣正高的时候,一个脑袋又肥又大、黑红脸膛、拄着拐杖的老头子突然走到我面前,面带愠色、用拐杖指着我的头、气势汹汹地说道:“小兔崽子,你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我一个小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忐忑不安的我回家之后,不想再给身心俱疲的父母添堵,就未敢提及此事。到了晚上就有点发烧,迷迷糊糊中做一噩梦:本来晴空万里的天气,须臾之间,雷声隆隆,乌云压顶,似乎暴风雨要来了。我和父亲母亲正在家里吃饭,突然闯进一伙人来,个个手持木棍、锄头一类的家什,一个领头摸样的人赤着胳膊冲着我父亲喊道:赶快把你们家里的金银珠宝、好东西全都拿出来,否则就立刻打死你们!父亲见此架势,冷冷地说道:原来是有一点钱财的,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遭大灾的时候全都拿出去救济灾民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除了这几间破房子还能有什么?实在不行,把我的命拿去算了!那领头人听了此话,挥舞着拳头、歇斯底里地喊道:把他们家的木仓(过去装粮食用的木箱子)打开,把粮食全弄走!众人听了此话,呼啦一下子就拥上前去打开木仓,抢走了仅仅用来糊口的一点粮食......我心里一阵疼痛,惊醒了。我和母亲诉说此梦,母亲安慰我说,胡梦颠倒,不可信的。没过多长时间,我家就被“补划”为地主成分,除了给留下用以栖身的三间破房,家里空空如洗,什么都没有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恐吓我的人是村里的农会主席。

    二、见“鬼”

    一九六三年,我十三岁,念六年级。由于父亲体弱多病,不能干体力活儿,挣不到公分(那时候生产队里实行公分计酬制),也就分不到足够的口粮。于是,我就白天上学,晚上便跟着大人们到大田里看庄稼,也能挣得半拉子公分。那年秋天,生产队收的棉花全都堆放在原来一座旧庙的厢房里,一天晚上,我和一位叫老木的人一块儿看棉花,就睡在棉花堆上。朦朦胧胧之中,忽然觉得这屋子里有一丝亮光,忽明忽暗的,我正在纳闷,忽听有唧唧喳喳说话的声音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就到了跟前。我用力睁开眼睛,看见屋子里来了一群人,就像连环画里画的小人国里的人儿一样,一个个高不足尺,人头狗面,有胖有瘦,嘴里叽哩哇啦说得什么我也听不懂,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打着一只灯笼,把我围了起来,另一只手不停地比画着,好像问我讨要什么东西似的。我恐惧极了,好想爬起来赶紧跑掉,可是身体像被什么东西压着,怎么也起不来。我想反击,我的胳膊和腿怎么也不听使唤,我憋足了全身的力气大喊一声,醒了,吓得出了一身大汗,是一怪梦。这时,酣睡的老木被我的喊声惊醒,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刚才做的梦说了一遍,还没等我说完,老木一骨碌爬起来往外就走,说道:快出去,这是老庙,那都是小鬼啊!我一听,简直要被吓死了,赶紧随他跑到外面去了。到了外面,我感到浑身簌簌地痒痒,借着灯光一看,原来我的身上爬了好多棉花虫。这一折腾,让我害了好些天的病。

    三、悬崖重生

    一九七八年春天,是我一生中比较难熬的岁月。七七年冬天参加完高考之后,我一直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公布高考结果的消息。三月初,下乡知青小曲被大连工学院录取的通知书下来了,我心里一阵紧张。二十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想,肯定是不行了。就在十分焦虑中放弃了这个念头的时候,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大漠无边,茫茫一片无人烟,环境甚是凄凉。我莫名地走在一个悬崖边上,走着、走着,就觉得脚下崖土松动,我随着坍塌的崖土滑落下去,底下是无底深渊,我想,这回是彻底完蛋了。但是,生的本能促使我竭尽全力挣扎着,往上攀登着、攀登着,就在精疲力尽、即将摔下去的时候,忽然鬼使神差般地看见眼前头顶之上的崖边有一缕青草,我奋力一搏,用手抓住了那棵青草,结果就轻松地上来了。三天之后,我接到了录取通知书。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从嫩北平原一个三千多人口的生产大队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被大连工学院录取了的下乡知青小曲,一个是只念过初中的我,上了师范学校。

    人似秋鸿来有信,去如春梦了无痕。每个人都做过梦,有的梦还令人终生难忘。人生因为有梦而精彩,也因为精彩都追梦。梦,有时是虚幻的海市蜃楼,可我们却执意追求;梦总是很高,很遥远,可我们却依然憧憬渴盼。人生,生活,五彩梦,对我们来说,都是生命的追寻。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