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博客

自知者明,自胜者强;知人者智,知足者富。

 
 
 

日志

 
 
关于我

从风雨中走来,在坎坷中求索,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走南闖北执着做事,与人磊落柳暗花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兴坦欲淡,波澜不惊......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念的经(原创小说)  

2010-09-14 13:24:1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本不信的,总觉得一家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无非就是婆媳之间为了鸡毛蒜皮的琐事磕磕碰碰、叨来叨去、舌头碰腮之类的,登不了大雅之堂,更不必为此生气,互相后退一步不就完了嘛。可是昨天高老头好像末日到了似的委屈地含着眼泪、哆嗦着双手整整一个下午的倾诉,却使我不得不服“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句话所囊括的内涵的丰富了。因为我知道,依高老头的个性,不憋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他是绝不会外露这些家丑的。

    老高本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中层领导,性格要强,做事认真,很有些工作魄力。国企改制以后退了下来,给一家小企业做兼职管理,算是又得了一份薪水。因老伴的身体不好,他就成了既能上厅堂、又能下厨房、干活勤快、手脚麻利、名副其实的里里外外“一把手”了。大儿子在省城工作,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不用操心;小儿子因在县城上班,一家三口和他们住在一起。

    老高从来不睡懒觉,每天黎明即起,洒扫庭除,煲上粥饭之后,便到附近的公园里走上一圈,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抻抻腿脚,然后再捎些青菜回来,等到小儿子三口人起床的时候,新鲜的饭菜都已经盛放在桌子上了(而更多的时候老高吃的却是剩饭剩菜,因为他小时候正赶上大锅饭年代,知道饥饿是什么滋味,从此养成了在别人看来近乎是抠门的节俭习惯)。老高曾经说过,累一点、花几个钱都没什么,只要别生气。所以当有人问起他这样干累不累时,老高笑呵呵地说:不累,这也是一种锻炼嘛!正当街坊邻居都十分羡慕这个幸福的家庭时,一个电话打破了这种和谐、快乐的氛围,使这个其乐融融的家从此陷入了“战争”局面。

    一天,老高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接到了大儿媳妇希文从省城打来的电话:“爸,你好吗?”老高说:“我很好,你们都好吧?”“还行。”一听这口气,老高立马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希文好像犹豫了一下才说:“爸,想跟你商量点事儿。”“什么事?说。”老高一向说话、办事都是很干脆的。“是这样的,爸:我们单位最后一批补贴房开始预交款了,这次我想要个稍大一点的,将来你们来了也有个地方住不是?爸,你看行不?”大儿媳妇希文是个极精明细致、啥事都是想好了再说并且滴水不漏、面儿上很会打发人高兴的聪明人,她把“最后一批”四个字说得很重。你看,这明明是要钱,却把为公婆着想放在了前面,让你无话可说、欲拒不能。老高直奔话题地问:“还缺多少?”希文说:“我们东拼西借的凑了二十万,还缺二十万。”见公公没有马上答复,希文立刻说道:“不好意思啊、爸,您可千万别为难,要不咱不要了,等以后有条件了再说吧。”老高知道,这二十万是希文经过反复掂量过的极限数字,少了不甘心,多了怕拿不出来,是个需要老公公痛咬牙根的数。老高又想:二十万,倾其所有也能拿得出来,问题是小儿媳妇童蝶知道了绝不会善罢甘休,势必要生大气的。给了,老二翻脸,不给,老大翻脸,可不管怎么说,眼下希文有这个好机会买房子也算是正事,当老人的一毛不拔也说不过去呀!顾不了那么多了,以后跟童蝶好好解释解释——我会一碗水端平就是了。想到这里,老高对希文说:“这样,我需要准备一下,弄好了告诉你。”“好的,那先谢谢爸!”希文一听这话,自然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她知道老公公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

    二十天后,老高按照大儿媳妇儿希文所说的账号把钱如数打了过去。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老高除了给人家做好兼职管理外,把星期天、节假日和所有能利用上的时间都用在了给另一家企业跑销售上了。到了六十多岁这个年龄再夜以继日地东跑西颠,朋友们都知道,老高是在玩儿命了。

    有一天,平时沉默寡言、但心里有数的老二媳妇儿童蝶也突然对老高说:“爸,我想跟你说点事。”“说。”老高不加思索地说。童蝶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老高说:“我在‘牡丹花园’看中了一处房子,设施、条件都比较好,想把它买下来。”老高一愣,但又立即平静地说:“家里住得下,现在买房子干什么?”童蝶说:“这房价眼瞅着一天一个价地往上涨,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老高说:“缓缓吧,房子有的是。”童蝶有些不耐烦地说:“那是,但远处郊外的我可不要。”听童蝶的语气,这房子是非买不可了,老高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希文和童蝶,两个儿媳妇儿性格不同,但各有所长。在算计老公公钱财、对付公婆方面,两人可以说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而在既得利益上,又是各揣心腹事、各打各的算盘,生怕自己吃亏。莫非希文向童蝶说了什么?想到这里,老高试探地说:“那需要多少钱?”“二十万,”童蝶毫不犹豫地说:“其余的我们自己解决。我要的不过分吧?“不过分,只是......”没等老高把话说完,童蝶就抢过话茬咄咄逼人地说:“怎么,舍不得啦?我嫂子买房你怎么那么痛快呀?”老高万万没有想到希文会来这一手,弄他个措手不及。见事已至此,老高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我要钱有什么用?不都是为了你们?但是我需要时间。”童蝶说:“那好,三年五年可不行,人家就给一个月的时间,过了一个月房子就没了。”接着,童蝶就借着气头像控诉似的把这些年来憋在肚子里的话全倒了出来:什么高看希文啦、在哪件事上偏向老大啦、哪年哪月哪天说话难听啦,等等、等等,乱七八糟、无中生有地说了一大堆,把个老高气得是七窍冒火,血压增高、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其实,在两个儿子中间,老高虽然心疼忠厚孝顺、常年在外的大儿子,但偏向的却是小儿子,因为小的整天在跟前儿,这些年来家里的吃喝拉撒一切费用全是老高开支,没用他们花钱,为的是让他们攒钱好买房子,这一点,大儿媳妇儿希文是有意见的,并且不止一次地旁敲侧击过,老高没有回应,也没放在心上。如今童蝶一反常态,满腔怒火地炮轰老高,真是有点不知好歹。老高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儿,把养老钱都搭了进去,结果换来的竟是冤家相对和一肚子的气。

    老高也曾想到哪怕自己贷款,也要给上童蝶二十万,谁知到银行一打听就傻眼了,因为银行不贷款给超过六十岁的人。

    看到平时刚强的老高伤心地落泪,我的心也被戳得痛痛的,我真的知道什么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辩不清了。我真想帮老高说说这两个儿媳妇,可是又一想,即便是见到了这两个只看到金钱、不顾及亲情、只知道发泄私怨、不考虑老人感受的年轻人,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